任正非:不必撤销实体清单,没有美国也可以生存很好

2020-01-02
12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纪要。
采访〡中,任正非表示,华为不需要美国撤销实体清单,实体清单永远保留好了,没有美国也可以生存很好。但是我们仍然会拥抱全球化的,美国公司供应器件,我们欢迎;如果⿰没有供应,我们也能生存下来。

任正非 华为心声社区

以下为纪要全文:
1、《华尔街日报》总编 Matt Murray:任先生,谢谢您!非常高兴今天能有机会接受邀请到华为看一看,并采访您。我们刚刚在您欧洲风格的园区还有俄罗斯风格的走廊转了转。所有建筑都非常宏伟。在⿻当前的形势下,您是不是想借此传递关于华为实力,或者深受商界影响的中国在全球舞台所展现出的实力的一些信息?作为一位美国人,我在来到华为,看到这些宏伟的建筑以及您⿳向我们展现的其他所有东西之后,很难不这么想。所以这里面是不是想传递出一些什么信息?
任正非:首先感谢你们来采ы访我,你们可以尖锐提问,我会坦诚回答。
松山湖溪流背坡村基地建筑群和机加中心展厅建筑都是日本人设计的。我们每个产品线都有一个类似这样的展厅,展厅一般设在地下一层,参▕观完以后到地面上来喝杯咖啡、开个小会;两个白色、黄色的大厅是为开大会用的。所以,这些艺术设计都是建筑师促成的,与我们的文化宣传没๑有关系。
我们正在上海青浦新修一个研发基地,大概有┗2600亩地,由5个西方著名的建筑师公司设计。他们参照芝加哥湖边建筑群景观设计,带有现代经典建筑气息,和上海十里洋场环境结合起来,容纳外国科学家在那里工作۞。所以,建筑本身与华为文化没有关系,与建筑师的欣赏与投标、中标有关。
Matt Murray:你们的员工在引导我们进展厅走过一个走廊时,说这是“川普走廊”,所以下面的走廊是不是承载什么特别的信息?
任正非:没有。但是它很美,是由150多个俄罗斯著名画家画的。因为他们国家受美国制裁,生活困难没有着落,由于经济困难而来为我们画画的。他们说“没有川普制裁,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画家为你们画画的”。他们休息喝咖啡的时候,戏称这条走廊叫“川普走廊”,说你们要感谢他,连克里姆林宫也没有这样漂亮的走廊▁▂▃▄。
Matt Murray:你觉得川普总统会到这里来看一看这个走廊吗?您没有想过他会亲自过来看一看吗?
任正非:非常欢迎他来。如果他在任期间不方便,可以退休以后过来,我们会很热烈地欢迎他。退休后的卡特总统在♦多年前就曾经来过我们ǐ公司。我们欢迎美国的๑总统、议员、高官、记者……,有机会来华为访问,我们会很热情接待,毕竟美国是伟大的创新型国家。
2、Matt Murray:现在,我们来聊聊美国。其实从很久之前,在川普总统上任前,奥巴马总├统在任期间,也就是说在川普和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华为和美国之间就存在问题。您觉得美国政府和华为之间长期存在对抗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任正非:我认为,美国政府和我们没有根源上的对抗。我们公司一直是比较崇拜美⊕国的,大量学习美国文化与管理。从华为创业开始,“不眠的硅谷”这种美国精神就铭刻在全体员工心里,我们一直努力在向美国学习。硅谷有很多公司在车库里创业,我们那时候没有车库,就在城中村农民房╟里创业,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美国҉公司走过的历史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过去二十多年,先后有几十个美国的咨询公司给我们提供了〆管理咨询。这些顾问公司都十分清楚我们的组织结构与流程,流淌的都是美式文化;我们的财务审计十几年来都是KPMG,如果想了解华为的财务状况,只要在KPMG看十多年的底稿,就可以知晓华为真实的财务状况。
因η为三十年来我们都是困难重重的∩,习惯了困难,所以我们没有感到奥巴马时代带给我们多大困难,川普时代给我们带来了一种激励,逼迫我们不能惰怠,为了生存下来就要努力“♂划船”。大家如此努力地“划船”,把今年的销售收入划多了,利润也划高了。如果今÷年年底公布的利润高了,我会很担忧世界怎么看我们。华为被打压,怎么利润还高了?其实就是因为全体员工更加努力了。因此,我没有感到和美国之间有多大冲突。
3、MⅠatt Murray:既然是这样,您又怎样解释美国现在对华为展现出的敌意?考虑到美国政府现在对华为的态度,您觉得华为在历史上有哪些事@情是应该做而没有做的呢?
任正非:我认为,主要还是美国对我们缺乏了解。美国公司也是从小变大的,在我们后面成立的公司有亚马逊、谷歌、Faceboo╨k……,它们现在的发展比我们还厉害。我们还跟在他们的后面。我们比较保守一点,成长时间比它们长。
总而言之,美国公司走的道路是商业模式创新与技术创新兼容的高水平道路,在产品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时,已经构建了一个世界级、全球化的商业计划。而我们公司因为眼界低,从山沟沟里出来的,没有见过世面,都是从技术创新开始做,研发人员◇都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等产品出来才想到做商业模式,发展速Ⅵ度相比美国公司就慢一些。至今为止,我们公司还是没有商业领袖,还只是在技术创新,经常是产品做出来一、两年了,还不知道怎么卖。现◈在我们学习得还不够,都是先想着怎么做产品,做出来才会想怎么卖。
4、Matt Murray:现在华为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您们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是领先的电信设备提供商。另外,华为在5G领域▲已经取得了领先地位。在您看来※,是不是华为的成功让美国感受到了威胁?
任正非:我认为,美国不会因为这个问题感到对它有威胁,因为美国科技创新的能力非常强。你们可以去华为心声社区看一看,昨天我们还发表︼︽︾了一篇文章,讲美国这一百年来到底有多少发明,讲美国多么伟大。美国有极好的创新机制,不会因为某项技术短时间落后一点就感到压力。我也看到罗斯部长在印度讲话中提到“美国用三年时间就可以领先和超越华为”,我相信完全有可能。
美国在5G上有判断失误的问题。美国选择6G,认为6G带┑宽更宽、意义更大,美国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很好。它选择了毫米波的高频段,它认为5G时代不会这么快到来,6G覆盖距离短的理论与技术问题还有时间突破,没有想到5G十年就做出来了。华为选择的中频段,也有赌博成份︹︺︻。当时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没有走中频↙段,都选高频段,因为他们认为5G不会那么快投产,没想到十年时间,5G从土耳其Arikan教授的一篇▉数学论文会发展成一个产业。他们认为世界的发展会缓慢一点,6G还会有机会突破。如果能解决覆盖发射◤距离的理论๑·ิ.·ั๑发现和技术创新问题,6G肯定是最好的,但是现在理论发明还没有,技术创造还没有突破(相控传送体积大),所以6G只能做到很宽的带宽,传输距离非常短,还没有达到实用化的时候,5G已经开∏始在世界普及。
所*以,不是美国真正输给华为,而是选择时押错宝了,我们押的是厘米波,他押的是毫米波。从这点来说,如果美国转过来追赶,我们相信它是没有问题的,不会因为华为短时间领先就要打我们一棒。
5、《华尔街日报》记者Dan Strumpf:我的问题和美国与华为之间的长期合作与对抗有关。在今年的采访中,您多次提到可以把华为的5G技术许可给一家西方公司,更具体地说,是一家美国公司。您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目前的进展?有没有美国公司表现出这方面↘的兴趣?华为有没有聘请投资银行或者其他中介机构帮忙出售这项技术?您认∏为5G技术许可这件事▽情将如何发展?
任正非:首先,我们是真心诚意地许可给〓美国公司,而不是玩什么花招。为什么我们希望美国公司强大起来?因为这样世界可以构筑三角平衡,如果美国缺失5G技术,我们可能长期有麻烦,欧洲也会麻烦。因此,我们是真心诚意许可,并且许可是全面的,它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不会有所保留。许可以后,我们可以并肩前进,相信我们还是可以→跑得快的。这是我们的动я机和目的。
第二,美国不能跃过5G去走6G,通信行业每一步都要走,跨越式地跳过这步以后,后面的路可能会有很大问题。如果从头再做起来,①需要漫长的时间。美国最多的是钱,我们最大问题是没钱,美国给了℉我们钱获得我们的许可,我们可以在5G及新技术上更大开发、更快前进。美国有了基础以后,可以发展更快,因为美国有庞大的科学技术基础。开展和平发展与竞争。
目前还没有任何美国公司与我们接触,如果有了需求,我们才会找投资银行帮助我们做交易。
Matt Murray:美国公司或者中介机构可以给你们打电话〖?
任正非:是的,但是没有啊。是不是他们也害怕?害怕与我们接触有嫌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