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闭幕:美上调汽车关税成为下一个焦点

2020-01-25

美国财长姆努钦 
据日本NHK电视台7月23日报道,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于日本时间7月2♯♮3日凌晨通过联合声明后闭幕。
会议称,由美国引发的贸易摩擦给世界经济带来危机。但是美国并没有╪改变保护主义的主张,美国提高日本等国汽车关税问题的磋商何去何从,这将成为今后讨论的焦点。会议声明指出,为了消除对立,与会方认为各国应加强“对话与行动”。

据报道,目前,美国和日本等国的贸易摩擦不断激化。在这种背景下,贸易问题自然而然成为此次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最大的焦点。
在2018年6月召开七国集团(G7)峰会上,围绕贸易问题,美国和其他国家呈明显对立形势。而在此次G20会议中,与会方避免对立尖锐化。 
但是,在此次G20财政及央行行长会议会后记者会上,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再次强调美国提高关税等措施的正当性,并重申美国立≒场。 
由于美国并未改变一贯的态度,川普政权提出的提高进口车和汽车零部件←关税磋商将成为下一个焦φ点。该焦点也将转移◣至7月25日举行的美国与欧盟之间的首脑会谈上。 
NHKБ认为,汽车关税提高可能会对日本经济产生严重影响。因此,日本今后能否继续坚持不懈地与美国展开沟通与协商,推动♀美国在关税问题上做出妥协,该问题将成为日本所面临的考验。 
G20财长会多国代表“呛声”川普贸易货币政策 美财长再成众矢之的
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上周末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全球贸易冲突毫无疑问压倒其他议题成为本次会议焦点。彭博社22日称,在本次会议上,全球Ш经◑↔↕▪济领袖集体“呛声”美国总统川普近期对于全球贸易和货币所采取的政策,使美国财长姆努钦成为众矢之的。
据路透社22日报道,美国总』统川普上周声称,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在贸易上是美国的“敌人”。出席财长会的姆努钦21日不但未能为∶这番言论灭火,反而表示自❤☜己的观点与川普的表态相同。他表示,贸易争端至今尚未对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产生Δ任何“宏观经济”影响⇔。他正重新评估川普的建议,即G7盟友应该消除贸易壁垒。“如果欧洲相信自由贸易,那么我们会为签署⊕没有关税、非关税壁垒和补贴的自贸协议做好准备。”但姆努钦这种试图通过自贸协议讨好欧盟和日本的举动非但未得到盟友的肯定,κ反而被大泼冷水。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就强硬回击称,欧盟不会考虑与美国展开贸易谈判,除非川普先取消钢铝关税以及可能存在⿺的汽车关税威胁。
“贸易战已经是事实”,勒梅尔表示,川普政府的单边主义关税政策基于“丛林法则”,而“丛林法则”只会产生输家,削弱经济增长,威胁最脆弱国家发展,并带来灾难性的政治后果。他说:“我们不会让别人拿枪指着∨我们谈判。川普政府必须首先为贸易战降温。”他还称,川普政府必⊙&须Ы改变态度,否则欧盟没有办法,只能报复。
除勒梅尔外,来自巴西、南非、德国和日本等国的官员也对美方的贸易政策表示担忧。巴西财政部长瓜迪亚称,G20财长均认为,贸易紧张局势升温,意味着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在不断攀升。南非央行副行长米纳尔表示,美方当前的态度不仅仅是一种威胁,(实际上)已经开始影响实体经济。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也对美国向多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贸易政策予以批评。德国财长舒尔茨则驳斥美国有关欧盟玩弄货币的说法称,欧盟“执行的政策合理,不会通过货币人为创η造经济成功”。而国际基金组织∠(IMF)主席拉加德警告称,近来各国连连加征贸易关税,将严重伤害全球经济增长。她表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当前的一系列贸易措施将导致2020年全球经Ъ济增长减少0.5个百分点”。IMF上周曾表示,不断升级的贸易冲突对全球经济复苏构成最大风险,各国应当避免保护主义,转而┚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这样的多边机构来解决冲突。 
贸易威胁与反威胁不断升级,让西方媒体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彭博社称,美国财政部Θ官员已从经济外交官变为“贸易战士”,这造成了姆努钦在多边峰会上与全球同行的再次щ尴尬会面。据了解,这是他第二次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G20财长会议。今年3月首次访问期间,姆努钦就曾Ⅴ遭到同行的严厉批评,他还在此后的加拿大G7财长会议上受到同行公开指责。而多家德国媒体22日报道称,全球最重要的工业国家和新兴国家(G20)应该捍卫自由贸易。欧盟委员会经济委员莫斯科维奇向德国《奥格斯堡汇报》透露,世界贸易体系应该“现代化”,欧盟⿸委员会正在拟就贸易改革建议,“我们愿和那些持同一立ↅ场⿹的人一起落实”。德国《经济周刊》22日则∮评论认为,因许◀多♡国家威胁向美国征报复性惩罚性关税,“贸易战最大的输家в可能是美国。” 
据报道,按照惯例↖,G20财长会议Ψ会发布公报,总结关键的政策建言。根据∮彭博社获得的公报草案,本次会议认为,全ζ球经济成长不再同步,且面对愈来愈多的威胁,其中包括来自贸易紧张的威胁,“短期和中期经▦▩济成长下行风险已经增大”。草案中提及的其他给全球成长带▓来风险的♤威胁还包括“金融脆Л弱性增加、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升高、全球经济失衡、不⿵平等”。 

相关文章